新三板财经网,新三板在线综合服务平台!

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科技 制造 运营 全国 图集 视频 企业 手机版
股权 教育 体育 网络 股权

新三板在线:“股权投资与科技创新” 圆桌讨论实录

来源:网络 作者:新三板 发布时间:2017-10-22 14:15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2月10日,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以“转型期的股权投资:信心与机会”为主题。和讯创投对本次论坛进行图文直播。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2月10日,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以“转型期的股权投资:信心与机会”为主题。和讯创投对本次论坛进行图文直播。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首钢基金董事总经理游文丽、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中科招商集团联席主席吴碧瑄参加主题为“股权投资与科技创新”的圆桌论坛,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主持了本次圆桌论坛。

“股权投资与科技创新” 圆桌讨论实录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邓锋:我们下午的论坛开始,有请各位嘉宾上台。大家参加了上午了论坛,主要谈的更多的比较宏观,下午我们具像一些,谈股权投资内部的一些事情,包括2016年的总结和未来的一些趋势,谈的稍微细一点。

  各位嘉宾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做什么,讲完之后你对2016年整个风险投资行业,或者你关注的行业的总结,讲一下是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

  宋斌:谢谢邓总,各位谢谢。非常高兴终于有机会由服务者变成了接受服务者,能够得到邓主席来给我们主持轻松了很多。

  先介绍一下上午因为我扮演的角色是为邓会长服务的执行副会长,下午我已经恢复到我的本职工作是做投资的。我所在的机构叫做云月投资,本身是一个业内比较知名的做并购基金为主的机构,一般的我们讲叫做专注控股,专注消费,专注深入运营,专注深入创造价值的基金,业内有人叫做营业模式基金。国内投了一系列的企业平台式的服务,我们有点闷声发大财的味道,我们一般不太多讲,我们主要做并购投资。

  刚才邓会长出题目,说对于2016年,2017年这个行业我们怎么看,我们从行业角度来看,认为2016年、2017年包括2018年都不是一个特别有波澜壮阔的事情发生的年代,就像上午邓总讲的冷热不均。其实冷热不均是常态不是一个特殊的状态,恰恰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有两个机会,第一继续往前走不是阶段往前走,是往科技的深处走。第二是继续的往难处走,最困难的地方拿效益,以并购,深入运营,从管理中,从市场中要效益,这两个是存在的最大的机会。2017年2018年对于并购来讲是极好的机会,我先简单讲这些。

  邓锋:投后的价格增加变得越来越重要?

  宋斌: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讲的投后管理,我干了很多年投资,大部分的投后管理讲的是投后的项目管理,真正能够产生价值的是投后的企业管理。投后的企业管理需要大本事,大能力,大资源做的,投后的项目管理需要大的系统,大的组合来做,两个不是一回事。

  邓锋:对,投后项目管理主要在资金层面做财务的东西,而您讲的企业怎么运营这些方面。刚才游总和吴总来的比较晚,我们想大家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从您所处的投资包括行业来说,您怎么总结2016年,包括市场和你自己对自己的公司的总结。

  游文丽:首钢基金从投资的方式上来说大概有这么几类,一个是在FoF领域的投资,跟市场上我们非常好的这些优秀的合作伙伴一起来探索一些新的投资机会。还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我们在股权领域的直接投资,另外一个是PVP领域的投资,在股权领域直接投资方面还是侧重在扩张期企业的投资,比较侧重在扩张期,为什么呢?一个是从我们团队的结构上来说,更适合看这个方向。另外一个也是从后端的资源分配上我们觉得在扩张期企业从后端的金融资源,政策的支持方面,包括市场资源的导入方面能够提供的帮助更多,这是我们在投资方向上的策略。

  邓锋:我看游总刚发现你还是我的清华学妹,你一个是负责母基金,直投也做。

  游文丽:对。

  邓锋:就这两块分别来说,2016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份?

  游文丽:FoF领域2016年有一个应该不是一个发端,但更加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在原来很多老牌的大牌的机构下面,越来越多的明星投资人出来开始成立自己的品牌,如果说GP这个领域有IP的话,现在越来越明显的一个是个人的IP时代,这是在FoF领域我们看到的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越来越多的GP投资呈现一个专业化的趋势,大家关注更细分的领域,更深度的来参与一些创业企业的耕耘。带给我们的期待就是从创新的角度来讲,原来看的一些大的逻辑,大的框架下的一些创新投资,后面我们更期待更深度的一些挖掘。

  邓锋:FoF在2016年好像很活跃,像首钢也是一个新成立不久政府的背景,类似于三峡,长江,反正各种各样的挺多的。刘总也是我的学弟,不过不是清华的。

  刘星:邓会长说了由于上过12所学校,基本上大家都有机会成为他的学弟或者学妹。

  邓锋:进行咱们两个都是同行都是做风险投资的,站在红杉的角度,您觉得2016年冷吗?

  刘星:我没有觉得冷,我觉得从早期投资来讲,我的感觉除了个别过热的板块之外,总体来讲还是逐步回归理性,这是我的感受。当然从投资的数量、节奏和2015年相比应该是明显的有回落,但回落是回归到正常的节奏,2015年显然是上半年有12到18个月的时间是在泡沫的阶段,当初我们也身处在泡沫之中,但还是有个别板块我自己的感觉,在早期投资哪怕是A轮甚至是Pre-A轮逐步板块还是存在泡沫现象。

  邓锋:但是泡沫好像没有2015年吹的大,现在只不过有点回归理性。从机会角度层面来讲,您觉得跟2015年的机会,很多人说风口找不着了,该投什么找不着方向了,我不知道红杉的方向不太可能说失去方向吧?

  刘星:机会角度我觉得还是很多时候其实是风口也好,或者机会点也好,往往不是咱们这些风投投资人员创造出来的,它还是很多的创业者们,他们告诉我们,所以我觉得从我们一年接触下来的这些创业团队来讲,我觉得创业者们显然是选择了,他们是应有选择,他们在市场上发现一些机会,在企业服务领域,在大数据,或者人工智能反正扣上了大帽子。我认为扣上帽子的一些创业项目,事实上本质都还是说怎么样更好的利用信息科学技术去改造一些比较传统的,相对比较传统,或者信息技术应用不够充分的行业,比如说在教育领域,在医疗领域,甚至在金融服务领域等等,还有很多人探索的是农业或者是工业这些领域,怎么样能够更好的把信息技术应用上去。

  我个人觉得信息技术这个大的赛道,我感觉还是有很长的,跑的还是很长的,只不过现在大家过一阵子要用一个新的名词形容,一会说大数据,一会说人工智能,明年可能又挂上另外一个帽子,本质没有太大的变化。

  邓锋:咱们2016年合作有一个项目是互联网教育,也是发展的非常快,非常成功。我记得我们2015年9月份投的时候一个月的收入才100万人民币,现在应该是1个月收入1亿多人民币,有些方面还是发展很快。您讲的我稍微总结一下,虽然没有哪个子行业变成大家都关注的赛道,如果拿互联网和行业的整合,或者信息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包括大数据跟各个行业的应用来说,很多还是都还是有机会的,在IT行业下并没有减少,不像某一个变得及其火,是不是这样说?

  刘星:对,感觉更分散化了。数据基础在传统零售行业怎么样应用的更好,其实我感觉线下零售似乎有一些走出低谷的感觉了,一方面是由于线下零售由于痛苦的挣扎和痛苦的探索,找到一些门道了,还有一些利用更好的数据分析工具帮助线下的实体门店预测客户购买的时间,下一次购买的时间,这样肯定能够带动线下业务的回升。

  邓锋:好,吴总您刚才来了晚点,您先讲讲您的情况?

  吴碧瑄:中科招商我本身从而投资领域不长,去年加入中科招商,之前一直在科技公司里面,后来又到摩托到苹果,投资领域对我来讲是一个比较新的东西,新三板在线,可以对于科技一直很热衷。过去一年多,也一直负责中科传统的业务实际是PE/VC股权业务,我一直在帮中科做国际业务。这两年基本上都是在硅谷,硅谷跟中国有一些相似,过去2016年整体的投资都是处于下降状态,但是有一个地方是回升的。

  实际上这些人很有意思,我们的合作伙伴在硅谷的合作伙伴,他们应该是全球最大的融资平台,过去这线上完成的融资已经到了4.5个亿的美金,同时这些机会产生的,基本上能够在过去这一年占到美国所有的获得早期投资项目20%多的份额,所以能够在他的平台上看到非常多的早期的科技项目,而且都是非常高质量的,因为是获得融资了。所以我们基本上跟它的合作是通过这么一个模式能够更广泛的看到更多的项目。

  邓锋:好,大家先给了一个开场白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上面坐的这几位我们每个人干的方面都不一样,有早期的,有中后期的,有并购,有做FoF的,还有做国内的,做国外的,没法PK。但好在我就是喜欢问一些刁钻的问题,拿国际先开刀,国际的投资和国际的并购。中国人一堆人都到硅谷投资,人家干吗找你,为什么不去找当地的VC,你管得了吗在国外做东西,在国外做并购怎么做整合,最关键的是企业管理,文化的冲突这么大怎么整合,什么样的国外并购可能成功,什么样的不可能成功,并购本身失败率就更高,再加上国外跨境失败率不就更高了,你们两个谁先回答?

  吴碧瑄:我觉得你刚才提的问题特别哈,硅谷外来的资金一直不断的想进入硅谷实际上是很难进入的,硅谷是非常不开放的。为什么我们跟AngelList合作非常有价值,因为他聚集了很多在硅谷非常出名的天使,而且这些天使跟后面你说的所谓的老牌的VC,包括红杉他们是有非常长久的合作关系,不管是VC自己开项目还是他们投资项目会带给VC。那么我们通过这个平台的合作,我们是看到了很多早期的这些项目,而且我们也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数据库,开发了一些工具在这里面,包括做了一些人工智能的工具去发现早期的,针对每一个投资人,包括天使投资人,甚至投的什么项目,每一个人过去10年的记录全部都在我们的数据库里面,我们做了大量的分析,看早期投资的时候,哪些投资人会帮助人。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看到成功融到A轮的项目,实际上我们回头看很简单,你就是没有融够钱,但实际上它是很好的,一个是帮助更好的了解你要想做一个新的主意是需要时间需要钱的,你要做好的话,你需要找到足够的资金让你去做一段时间,能够把这个产品做出来,你如果融了几十万,十几万就想做了,这个可能有点没有把握。我们做了很多的分析,实际上它在这个问题里面有很多明星的天使投资人,他可以帮到这些早期的投资人,包括早期的创业者。到他们手里有一些跟投项目的时候,可能不方便透露名字,有一些项目也合投了,当然我们是被这些人带进去的,我们不是直接进去的,我们都拿到了一定的额度,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我们合作的这些天使投资人,他们能够拿到额度,我们跟他有一个合作的模式。

  邓锋:你说这个例子,首先第一个你很难主导,基本上都是跟着,你要不能主导的话,将来怎么能做出长期的品牌。还有一个就是说我不知道您刚才说的,中国做多长时间,相对来说可能比较近,我知道中国去海外做天使投资做了有5、6年了,咱还不说独角兽,投出来几个5亿美金或者以上的公司,我就想其实还是挺少的。

  吴碧瑄:不是说我们自己去做,因为如果说你想进去一开始就跟这样的公司竞争,你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从我的角度我是一步一步来的,先建立人际关系。您说的也对,我们非常幸运,6个月6倍的汇报,因为他们能够看到很好的项目,我们先跟这些人建立关系,能够进入到这些项目,我最怕的是我到A轮和B轮没有办法跟竞争,在早期的时候我是可以的,我进去了以后我再去观察,看哪些项目有更好东西的时候,其实我们投了一个项目,现在我们帮他们在中国落地,他其实对中国的市场他们还是很看好的。实际上对我们来讲,我们给到这些公司的,可能美国的公司不主导,但是当他考虑到中国发展的时候,我个人也是在中国做外企公司做了这么多年,实际上我跟这些CEO沟通怎么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他们是很需要这方面的知识的,所以他们会让我们进来,也愿意当他在中国落地的时候,来跟我们继续合作。

  邓锋:我发现您压力之下讲话还是很有丰度的。枪口转向你了。

  宋斌:到海外去购买资产,那不是海外资产PE并购,并购的一定是资产,而且是有价值的资产,不仅仅体现在帐面上。2016年云月在中国的投资,全球的募资,中国的投资,中国的海外退出都达到一个高峰,因为在中国的经济月亮更圆更美。在这么一种经济波动的过程中,无论是投资人还是企业家,都看好这种并购的模式,那并购还有一个重点真假之分还要体现在你有没有这个真的需求,我们中国海外PE并购,这8个字意味着在中国需要什么呢,中国叫做强国富民,你是不是做的强国富民的需求呢,强国制造业,IT业,科技技术提高,富民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健康的生活,美好的生活,这都是我们要求的东西。那你在做海外并购的时候是不是符合中国的需求,你如果到美国去并购,你只是买了所谓的资产,这不是你真正的意义,真正的意义是你在中国有一系列的投资企业,而这些企业的发展本身缺了一部分海外的某一部分有价值的技术,企业和资产。我们去并购并购的是它,这个拿回来,对于我们企业第二步,第三步的腾飞有很大的价值,我们做童装,中国电商我们做的最好,章子怡是我们的代言人,但是在创新方面,在设计方面我们觉得就缺一块,怎么办?我在意大利收了两家设计公司,那这个并购提高我整个的经营水平,产品水平,销售水平,能够达到很大的效益。

  邓总刚才问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是不是简单的一买就行了,外国人也是人,既是朋友也是很狡猾的,这个时候怎么办?我们是要把我们的团队中对海外的文化,海外的经济,特别是我们在欧美两个地方深入了解的人脉关系,文化的了解有很深的一个意韵,同时我们还必须得有一个结构性的收购,比如说意大利不止是收购了一家,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比较,没有鉴别,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我们在管理上的互相借鉴,我们国内对接不同的梯次对于并购能够达到最大化,所以并购这个事情是真实的需求,以扎扎实实企业经的方法,去找对你价值有提升的来运营的,这是海外的并购。

  邓锋:我从字里行间听,你们买的是他们的设计,你刚才也提到技术,你们有没有在国外尝试买技术?

  宋斌:就云月而言,云月本身是以消费行业为主导的企业,但是我们在技术方面也有所突破。因为我们同时还在做医疗、医药、食品添加剂、健康品方面的,这些方面国外有一些技术,有一些原料,有一些工艺方法对我们有很好的借鉴。

  邓锋:中国人本来买的矿山资源后来又买的消费品牌,甚至买西班牙火腿,还有一些消费的品牌,这个相对来说,我自己觉得整合难度好像感觉比技术上的并购要容易一些,所以是不是这样的?

  宋斌:原来我的本行是搞技术出身的,我30年前搞科技情报专门考虑国外新技术的问题,不是一个劲。当你做消费品的时候,实际上它是一个经营管理的方法,模式的一种选择和资源的运用。而搞科技邓总是行家,实际上是在于你对技术前沿性的把握,特别是对于适用能力,先进技术对于中国来讲没有意义,中国需要的是适用技术,适用技术的把握需要非常强的技术的前沿的钻研能力和产业化的能力。

  邓锋:时间问题,不继续细扣了。转到第二位美女,我得换一个问题,你刚才讲的是FoF,你刚才提了一个事,说2016年有很多有品牌VC里面出来一些人做新的资金,这个VC往下怎么发展这个行业,我始终想不清楚,有几个问题本来说有人讲两极分化,好的VC变得更好,坏的VC就不行了,但是好的VC又出来一个人,VC还出现时代更替的问题,有些基金感觉上会出大问题,也不一定。另外VC又存在一个您刚才讲个人品牌,这个个人品牌又是一茬一茬的,所以行业现在去年多少家基金,几千家至少在这个行业里面,据说有人说1万家,站在FoF这个角度上,你觉得这个行业怎么样,怎么来选择,两个人一做好又分家了,这个行业未来是一个什么走向,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以FoF选VC的时候怎么考虑,你们怎么考虑的这个事情?

  游文丽:邓总作为VC界的元老说对VC的发展看不清楚之后,我的心理就有点凉,从FoF的角度来讲,后来我们可能需要更慎重。实际上确实有是在FoF领域投资,我们一直也是非常谨慎的,从长期这个行业的发展上来看,整个VC行业或者说在扩大一点在资产管理的行业发展我们是看好的,这个是看好的,一个是在社会财富投资诉求上有这个需求,另外一端我们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新产品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他也有资金方面的需求。

  但是从现在这个阶段来讲,包括我们讲母基金现在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母基金在过去这两年是一个快速的发展,起来到一定规模这样的阶段,但母基金我们认为其实还非常的初级,母基金要怎么投?大家心里各自有各自的一套方法论,但基本上是再一个探索的阶段,我们其实也是在小步快走,不停的回头看我们投的是对的还是错的,验证我们之前的投资方法论到底是对还是错,需要做哪些修正。

  刚才邓总问我们怎么样选GP,选管理人?其实是一个比较系统的工作,我们看的内容会非常多,第一个我们看这个团队共同运作了多长时间,你们是不是已经经历过了一个或长或短的经济周期。第二个过去已经形成的工作业绩,而且是可验证的历史业绩是什么样子的。第三个团队是不是一个完整的比如说在各个方面是互补的一个团队,是一个分工的,有分工有互补,不是单打独斗的场面。第四个团队的机制是不是合适的,健全的,因为对投资行业来说,归根结底最重要的就是机制,人和机制两件事,如果说机制方面存在一些分配,各方面有一些问题的话,我们也会比较慎重,我们就会倾向于往后再看看。

  现在过去这两年我们在投资方面关注的几个主要的方向,在FoF领域关注的几个主要的方向,随着我们看后面因为市场也在变化,我们过去投的基金也再看他们在实际投资上的业绩,跟我们最开始做的判断有没有一些差异,或者是不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跟经济环境比较下看,我们再总结一下原因是哪里,是GP自身的问题,还是外部环境变化,跟我们当时的判断有哪些不一致的地方,可能明年我们还会对我们投资的整个模型再做一个调整。

  邓锋:基金有些人说跟酿酒一样,这个大家可能都有点感觉。有人说你投GP有点像投一个艺术品,你不能根据历史看到未来怎么样。你怎么掌握这种事?

  游文丽:我觉得这是存在的,一个GP的业绩随着经济周期的波动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你看过去管理的基金在不同的年份中,他跟同类的基金对比,可以大概做一些对比,这个方法未必完全科学,因为我们说投资本来就是艺术,未必完全科学,但是它可以提供一定的参照。

  邓锋:这是有道理的,假设基金做投资,我特别喜欢你这种观念,如果GP的经验是可积累的,这个事就好办,最怕碰见草根创业的,过去所有积累的创业经验碰到二次创业都没用,说到草根创业红杉是投的很好的,但我也得挑点刺,红杉有风口有赛道,你同不同意风口?

  刘星:我是不同意大家对红杉的定位,尤其是媒体的一些报道,红杉是赛道论。

  邓锋:你同意不同意VC应该投资追风口这个事?

  刘星:我觉得VC应该去发现风口,然后想办法帮忙把风口搞大一些,因为VC最后要能够赚钱,本质是两件工作,一个是发现价值,一个是创造价值,发现价值是要在别人发现没有这个潜质的时候要先看到。风弄大的时候你趁机退出了,你就发财了,开玩笑。如果你在一件事情已经成为大风口的时候,才开始研究才开始想要投资,往往是已经晚了。

  邓锋:风口是风来的时候,是迈的时候不是投的时候,投的时候要在风来之前看。那这就谈到赛道,我的问题是红杉到底赛道论是真的假的?

  刘星:赛道的缘起是我们的创始人有一次曾经说过,其实当时的原话我忘了,讲的意思是你如果投资到一个不是很好的赛道上面,中国人讲在小池塘里面养不出大鱼来。

  邓锋:就是要足够宽,足够长。

  刘星:如果说红杉我们的投资原则里面的一条,一直这么几十年,包括美国中国印度都是这么来评判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的确在市场空间这个问题上是相对比较重视一些。如果说这是对赛道的理解那我是同意的。但有一种误解说赛道,你看准这个赛道把整个赛道都买下来,有一个标题档说红杉买下整个赛道,这不是一个投资赛道,那肯定是错的方法。

  邓锋:我本来想跟你PK的,你这么一说我也没法批评,风险投资一定要对赛道有选择,高成长的企业长期能够可持续的,那一定是够宽够长的赛道,而且一定不能说什么都投,一定要聚焦,但并不代表聚焦到我就投这么一条赛道,那就变成了为什么一个基金要投几十个案子。

  刘星:你既然赌了这个赛道了,所有的标地都投一遍肯定能成功,我们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邓锋:你们投了这么多案子怎么管?

  刘星:邓总一针见血,的确是毫不留情不给面子。红杉在中国投资是11年了,的的确确有很多教训,所以投资节奏的把握是蛮重要的,投资节奏,你有不同的阶段,你要投进去你要退出来,中间还需要调整,如果你在某一个阶段你投的太猛了,你就是相当于库存积压了,你库存积压之后肯定会影响,你要管理,不管是项目管理,还是公司管理,你总要管理。你要管理的话一定会影响到你寻找新的赛道,或者新的投资标地的机会和经历。所以这个投资节奏的把握又回到刚才说的投资也是有周期的,所以在泡沫期的时候你是应该更冷静一些。

  我们在现在大概有400家左右,要能够建立起这样的管理能力,一个是刚才你们也提到了,要有内部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可能有不同的主见或者财务管理,或者人力资源服务,在董事会上能够参与董事会的同志数量,如果说红杉的投资团队里面我有几位同志可以出任董事的,内部有一个团队培养训练这样的一个过程,这是衡量我们自己能不能管理好公司,有多少人可以出任董事。再有的话,我觉得还是控制投资数量要有更高的标杆。

  邓锋:红杉是非常值得我学习的,心里话,首先恭喜你们今年又是各排行榜的第一,其实这是有道理的,举个例子红杉出了很多很优秀的企业,回报率也很高,另外一点我注意到红杉走出来的这些人的嗅觉狼性都非常强,这点是我们业绩要好好学习的,真的是培养出来既有狼性又有嗅觉的投资人,虽然我是挑刺,但我觉得红杉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的。

  时间关系我没法再一个个讲了,如果待会有机会再问问题。对2017年在您所在的行业和整个大的VC行业,每个人花两分钟告诉我,你的预测,这个预测不要太笼统的说,稍微具体一点,会有什么东西你觉得让你感兴趣的,或者大家应该关注的,甚至你觉得2017年,你觉得这个东西我想不清楚的,都可以。

  宋斌:2017年中国的经济还是在L筑底的过程中,中国的企业界产业界都处于动荡调整的过程中,作为云月并购业界改善型的投资来讲,恰恰是我们最好的能够大展伸手的时候,因为这种企业它遇到了外部的挑战和内部的管理瓶颈更加的需要有人来做这件事情。

  同时因为2017年又是中国老百姓的日子会更加富裕,整个消费能力会增加,消费升级成为大的浪潮的时候,整个对于产品服务质量要求在提高,我们可以满足这些事情。重点还是在刚性需求,比如说吃的,穿的,医疗,教育我认为这方面的投资机会更多,整合的机会更多,而且企业家欢迎PE来参与他们的共同发展。

  游文丽:我们觉得在过去经济动荡的这几年,经历了过去这几年振荡的过程,在2017年的时候在商业上,显示出来它的竞争能力的一批公司,在技术上显示出竞争能力的公司,应该说会更得到资本的亲睐,这也是我们后面在投资上会关注的一个方向。

  第二个是在消费升级领域,围绕医疗、教育、文化、体育这个方向上,随着过去这几年大家也有很多的关注,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势头还是会继续的向上发展的,我们也会在这个领域继续的进行投资和布局。

  刘星:我觉得2017年会有更多的创业者在真正的科技,具有更高含量科技的方向上面把它应用到更多的行业,各行各业里去,我觉得这个会持续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文化教育旅游体育等等,对于本身VC行业来讲,我认为2017年会更多的对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就是对你所关注的专业领域会持续的提出更高的要求,你的创业者会希望找到最懂他的行业的人,成为它的伙伴,因为可以选的钱太多了,所以他最后靠这个选。

  第二个我觉得更多的投资机构会倾注更多的力量在真正为和企业家也好,创业者也好一起怎么帮他提供价值创造上面,或者投后服务,在这方面我认为2017年又会是一个更加考验所有同行的一年。

  宋斌:PE联手上市公司在海外并购也是很好的一点。

  吴碧瑄:总得来讲,如果从美国市场来讲的话,实际上美国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至少上半年还是不会成为非常好的态势,应该是延续今年,还没有明确政策的话,可能还是会谨慎,资本还是会比较谨慎。我还是那句话对于长期资本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好事,可能这个时候我们会相对来讲能够找到更好的标地和更合适的价值,所以总得来讲,应该说对于长期资本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一年,这一年未来能够带出很多有回报更好的一些项目来。

  邓锋:谢谢,大家谈的未来的预测都是在投资方面,没有谈退出资本市场的事,如果没有人问问题,有没有观众想问问题的?

  提问:TMT今年都是资本寒冬,明年会不会放开了?

  邓锋:我觉得在消费类的TMT里面,今年确实是冷下来了,包括一些企业服务,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并没有下来,北极光我们总的投资量跟2015年差不多,就是从投资的个数和投资的总量,还真的没有看出来是今年多点还是去年多点,但基本上差不多。我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冷。原因也是相对来说我们的赛道并没有那么集中,我们也是看赛道的,每一个投资人只能关注一两个赛道,他就长期聚焦在那,哪怕是比较寂寞他也聚焦在那,整个基金来说覆盖的赛道数比较多一些,因为这个赛道相对来说比较多一些,我并没有感受到消费类确实是减下来了,但是整个我觉得我们并没有投资那么少,尤其是互联网应用行业上比较多,加起来并没有那么少,我并不觉得是跟着年来,我自己觉得我们是按照案子的标准,过了标准就可以投,所以2015年,2014年也并不是投的很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并没有投的太多的原因。

  刘星:我一直不认可这个资本寒冬的说法,我认为有很大程度上是大家错误的感受,其实从我们对于投资标地标准的衡量来讲,当然逐步提高也是正常的,创业者越来越多了,当然对创业团队的要求是要提高的,每年也都像邓总说的,昨天在青科会上也说了,总得来说总金额还是更高的,所以我就不太认可资本寒冬这个说法。

  邓锋:还有问题吗?

  提问:您好我是中国经济网的记者我想问一个问题,刚才我们一直在聊投资消费升级医疗这些领域,对于媒体以及新媒体未来的投资,包括它的国际化的引领,各位有没有一些计划和布局,对于中国未来新媒体的发展你们有什么样的期待和战略的规划?

  刘星:今日头条已经不是一个媒体公司,我认为今日头条代表人们发现,应该说人们获取信息新的手段,所以今日头条未来要挑战的是百度,他并不是挑战一个新闻客户端,这不是它的使命。

  媒体,我觉得可能我们把文化媒体是不是可以放在一起来说,那肯定文化消费绝对是消费升级当中的一个非常显著的板块,所以其实一直是很热的,今年其实文化板块是很热的,你从IP,现在说话不带上IP两个字好像都有点out了,什么都可以叫做IP化了,文化传媒我认为会持续的是一个热度比较高的领域,因为咱们的消费者已经开始有更多的追求,更想得到多元化的文化娱乐和信息方面的满足。还有我们投资的快手,告诉我们在北京上海出没的另外一个人群和世界,我觉得文化传媒业跟电子商务一样分客户人群,不同的应用场景下的传媒的需求。

  邓锋:确实我们有很多今天没有谈到,文化内容怎么投太多的问题没有讲到,我想加一个问题,对明年的退出市场怎么看?

  刘星:你刚才提醒的非常好,我来回答。我认为相对是便乐观一些,原因是第一明年我们已经知道的就是说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市场传闻已经若干家巨头都是有所打算,所以明年我觉得在海外市场会有一个明显的互联网金融的上市热点年。

  第二个海外上市我听投行说,就是非常强劲,显著的比2015年强,所以海外上市这块,我个人觉得尽管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但我还是谨慎乐观的。国内我看咱们的速度每周的速度是10亿+的速度,感觉有机会了,趋势是向好的。所以相对来讲我觉得2017年在退出上我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邓锋:没有反对的我也同意这个观点,为什么把这个问题最后还要问一下,就是给大家一个比较乐观的态度,时间有限,很多问题不能再深入问了。最后所有的嘉宾让我们一块鼓掌表示感谢。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新三板
责任编辑:新三板
新三板财经 | 资讯 新三板关注 | 财经 | 科技 | 制造 | 运营 | 全国 | 图集 | 视频 | 企业

Copyright © 2008-2016 新三板财经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粤ICP备09071192号

新三板财经 新三板在线 新三板 新三板行情 新三板是什么 新三板怎么买 新三板上市条件 新三板股票行情 财经公关 股权投资 新三板股权投资 市值管理